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

三晋民间绝艺——徐沟背棍

时间:2019-05-22 10:06来源:未知 作者:顾珍 点击: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
       背棍铁棍,是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在太原的几项非遗中,徐沟背棍的名气最大,也是最早走出山西走向世界的晋韵民俗。

  早在1959年,徐沟的十根铁棍、二十根背棍,就代表清徐县参加了在省城太原举行的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游行活动。1981年,背棍、铁棍又被搬上银幕在全国放映。1991年徐沟背棍、铁棍应邀赴深圳特区表演,演员们受到国务院总理接见,演出受到各地观众高度赞扬,一些华商和外国公司纷纷要求徐沟背棍铁棍到所在国表演。1992年徐沟镇成立了背棍、铁棍艺术研究会,1995年徐沟背棍、铁棍艺术为《外国人看中国》大型纪录片所采用,徐沟镇也被命名为“山西省民间艺术之乡”,次年又被文化部命名为“全国民间艺术之乡”。2010年它更作为上海世博会山西活动周的压轴演出而惊艳世界。

  有专家如此点评:“徐沟背棍、铁棍,是集戏剧内容之精华、舞蹈动作之飘逸、雕塑造型之优美、杂技惊险之玄妙、绘画色彩之缤纷于一体的独特的民间艺术。”

  李先仙是位女子。名满天下的徐沟背棍,现在由这个女人当家她是徐沟背铁棍民间艺术表演团团长。

  李先仙名片的四个角上,印着四个明艳的背棍角色:两个长袖善舞的漂亮娃娃,站在一老生一小生托着的花篮上,正在给您道喜。真是爱煞人“南庄的火,太谷的灯,徐沟的背棍爱煞人!”


  能上背棍,那是一种荣耀


  说起来,咱太原的老百姓,没有不知道背棍的。可您能把啥是背棍说清楚吗?您知道背棍和铁棍又有啥区别呢?

  一位打扮成道士或武生的壮汉,手上托着个花篮或宫灯。花篮或宫灯上,神奇的仿佛悬空般立着个美若天仙的八九岁的娃娃,壮汉一步步往前悠悠地行走,棍顶上的漂亮小娃娃就随着他的步伐一颠一起伏,长袖飘舞,顾盼神飞。街道两旁的观众仰头看去,真觉得是天女下凡!

  娃娃到底是怎么悬空固定的呢?为啥不会摔下来呢?观众好奇又担心。

  其实,壮汉背后竖着一根长约一米半直径约三厘米的铁棍,铁棍牢牢绑在他腰部。在铁棍中段即壮汉肩部位置,焊着一个特制的三角形铁架,娃娃就站在这三角形架子上。娃娃背部则紧倚铁棍,也被牢牢绑住,这是在演出前用白布把小演员从脚到腰和铁棍紧紧捆在一起的,因为已形成一个整体,因此非常安全。铁棍和铁架巧妙地隐藏在一大一小两位演员的服装和道具中,外人根本看不出破绽。

  通常,背棍由两位演员表演,偶然也能见到一人背着两个娃娃的,但那需要极强的体力。而铁棍的演员可以多一些。铁棍是用长杆搭成架子,架子上竖起三根呈三角形排列的铁棍,棍上同样有特制的用于脚踩的铁耳,每根棍上站着一位小演员,他们腰部同样固定在铁腰卡上。像抬轿子一样,数位青壮年男子将长杆抬起,按着节奏稳步前行。铁棍由于木杠的弹性,比背棍更加颤悠悠,小演员们更显得轻扬。

  能上背棍的小演员们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漂亮孩子,有男娃娃也有女娃娃。能被选中那是一种光荣,真是父母高兴,孩子愿意。当地甚至有这样的说法:小时候演过背棍的女孩子,长大后来说媒的都多。

  演员们穿什么服装,演出什么剧情,也是有讲究的。只不过它只演不唱,属于造型艺术,所以色彩搭配也特别协调,下面背者穿蓝袍,上面的小演员就穿绿;下面人穿黑,上面人就穿红,总之非常悦目。


  祭神求雨,抬阁变背棍
        


  一人肩背的叫背棍,两人肩抬的叫担棍,由四人抬起前后高低滑动的叫划棍,它们都以“徐沟背棍”统称。徐沟背棍的渊源,从明代开始。

  民俗的起源,常常与神灵有关,与祈祷有关。而祈祷最多的,是求雨。明嘉靖三十九年(1560年),清徐一带大旱,百姓请县城内“十老社”组织群众去太谷县白村龙王庙求神祈雨。几天后天降大雨,百姓为感谢龙王,将龙王的泥塑像请出庙来,安置在一张桌上,两旁设一对童男女侍奉,抬着游街庆贺,称之“抬阁”。

  此后,每逢旱灾要求雨,百姓便例此抬出神来游街祈雨。渐渐地,这种抬神祭祀的形式完善成为一个叫作《凤凰拉车龙打伞》的节目,称为“神阁”;神像两旁的童男童女,不再坐在桌上,而改为由赤脚壮汉扛在肩上以示虔敬,颇类似小孩子骑在大人肩头看热闹,称之“走阁”;这“抬阁”和“走阁”的祭神形式,其实在许多地方都流行着,比如在大同,它叫作“挠阁”。

  但是,只有在徐沟,它不断被发扬光大。清晚期以后,中国各地祈雨风俗趋于衰亡,原先的祭神活动逐渐演变为民间歌舞或民间体育竞技。徐沟背棍、铁棍又融入了传说,戏曲,神话故事……成了当地百姓节庆期间最为喜闻乐见的街头文艺,400余年来久演不衰,越来越有名。

  但凡提到背棍、铁棍,那是徐沟的最地道。徐沟镇按方位分为七个坊,每年正月十四到十六这三天,七个坊就开始了赛背棍、铁棍,也名家辈出。而徐沟背棍的名满天下,则与几个关键人物分不开。


  徐沟背棍,创新中飞跃


  清咸丰年间,徐沟东南坊人张联辉(又名张老六)在河南项城县经商,这人精明能干,兼结交官府,生意很是兴隆。为招揽生意,也为树立形象,张联辉请了徐沟背棍、铁棍表演队伍到河南表演,每到一地,都大受当地群众欢迎,徐沟背棍的名气不但在当地传开,更在当地传授技艺并得以改革和开展。

  同治年间,山东长山人王勋祥任徐沟知县,正月十五,王知县也与民同乐上街看红火。他看到徐沟的背棍、铁棍后,不禁拍案赞叹,兴致大发,命各街坊大闹红火三天,并要求在棍式的制作上进行创新,各显技巧。这一来,各街的能工巧匠争相献计,把背棍、铁棍装点得花团锦簇,斗艳争奇。从此,它脱离了简单的技术境界,迈向了技艺境界。

  徐沟民间一直盛传,当年慈禧太后西逃时路经徐沟,在当地大财主王启恩家住了一夜,次日启程时由徐沟轿夫抬送继续西行。原定在子洪驿站换班,但徐沟轿夫抬技高超,步平轿稳,绵软舒适,很得慈禧欢心,便下令由徐沟轿夫一直抬到西安。为啥徐沟轿夫功夫就这么好?原来与年年抬铁棍、背铁棍有关。在徐沟,只要是身板儿差不多的男子,人人会抬会背,年年要抬要背,就练出这么一身好技艺了。徐沟的名声便又一路传到西安。

  民国4年(1915年),徐沟东南坊人张四维(有可能与张联辉有亲缘关系)从河南项城县经商回来,与乡亲们谈起背棍、铁棍在河南一带的活动情况,大伙儿一听,咦,源头本在咱,却让外省人夺了风头?于是张趁心、马五禄、赵二保、王四货、武铁成等人组成“十大股”,筹集资金,潜心改革,将徐沟原有的平肩背棍改为现在的上中下三截棍,在当年春节红火中,这新奇特的改革赢来一片喝彩。

  在徐沟背棍、铁棍发展史上,这算是一次大的飞跃和突破。徐沟背棍名气自此更响,附近的县、村纷纷派人来徐沟取经求艺。民国13年(1924年),徐沟的背棍、铁棍第一次作为一个表演项目走出了徐沟,到省城太原表演。


  女子抬棍,叫板男人活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以前,背棍演出都只在正月里进行,就是个红火,当然也不收费。上世纪80年代末,徐沟背棍、铁棍开始进入市场。开业,做寿,结婚,年会……都是背棍、铁棍的商业时机。

  生活好转,财富渐增,对文艺文化的需求重新旺盛。这是民俗进入市场的大背景。素有商业意识的徐沟人组建了背棍演出团开拓演出市场。那时候,一上午两个小时的演出,下底背棍的大人就能挣30元,棍顶表演的小孩也能挣15元,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。

  背棍和抬棍,是个力气活儿,从来只是男人的天下,没有女人干。但徐沟人偏要打破这个传统,他们又做了一次改革。1987年,西南坊决定成立女子抬棍队,李先仙们的时代开始到来。

  李先仙是集义乡贾村堡人,这个能干的女子,曾油漆过6年家具,又开过点心坊。嫁到西南坊的她被选中建立这支女子抬棍队到底是女人,背还是不具备身体条件,但抬是没问题的。李先仙选的队员,都是身体好的,腰能挺得住的,胳膊上有劲儿的徐沟有史以来第一支(应该也是山西首支)女子抬棍队诞生了。这一下让人震惊,8位娘子军抬棍一出场,另外六坊的大老爷们儿真是没话了。

  后来,李先仙接了庞春柱的班,担任了清徐县徐沟背铁棍民间艺术表演团团长。徐沟当地有四五家同类的演出团体,但规模最大知名度最高的,还是她们这个团。


  民俗技艺,不愁好前程


  曾有新闻报道,说背棍表演者年龄都偏大,年轻人也不愿学,传承有危机。但在李先仙眼里,情况没那么悲观。

  在徐沟,由于深远的传统和深厚的基础,背棍、铁棍只要是身体许可就几乎人人都会玩,绝不存在没人会而断掉的可能。每一位背棍表演队伍的队员,几乎都有着自己的主业,而背棍只是过年过节或者有演出时的兼职。

  李先仙的表演团里有近百名演员,有的家里有车跑运输,有的家里养猪,有的做小买卖,有的种地……玩背棍,大家都不为谋生,只是爱好。每每有演出时,谁临时有事来不了了,打个招呼就行,有充足的替补,啥也不耽误。虽然看上去年轻人是不太多,队员以四五十岁者为主,但“主要是因为年轻人比较忙,等他们到了四五十岁,也会来的。人上点年纪,对老辈东西就有感情。”李先仙说。

  李先仙的背铁棍民间艺术表演团里演员最多,流失最少,队伍之所以稳定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名气响演出多收入多,二是团里为大家分着福利上着保险。这在自发成立的农民演出团体中是不多见的。

  而这个团的名气最响,除了资格老之外,更有守业、创新、经营这三大意识。

  “虽然名头在外,但如果不用心,糊弄对付着演,慢慢就把咱徐沟背棍的名气给糟蹋了。走进了演出市场,和过年时在大街上走一遭图热闹,可大不一样。就像在上海世博会上,你的扮相要不精致,表情动作要不过关,哪来那么些特写镜头给你?”

  为了保证精致与过关,李先仙她们在戏装道具上很下工夫。铁棍上的踩子必须一年换一次,戏装必须新颖鲜亮,衣服上的诰(音gao,指一种装饰)必须要和角色身份一致……

  李先仙告诉记者,现在由于政府的大力扶持,各地对民俗文化的需要都挺大,演出市场基本没有危机,不用出去跑业务,在家里“守株待兔”就够了,每天邀约不断,许多都是外地客户请。就拿今年来说,正月初五他们就出发去大同的郭家窑乡演出,连演三天,这已是连续第四年了。

  “要签合同,留定金,演出结束拿现金。”她笑着说。(来源:三晋都市报)
 


QQ:2896234952

QQ:2050173328